临海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他们为电影殉道 成就最美丽的生命

发布时间:2019-09-18 14:20:50 编辑:笔名

说起殉道者这个词,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自己的感受。殉道就其本身意义来说是一件非常凄美壮烈的事情,在许多电影中都会出现殉道的元素。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那些电影中的殉道故事,有否可能就是电影人的殉道方式呢?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以前在《看电影》上看到过一个专题,叫“殉道者”,说了很多电影中殉道的角色。殉道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凄美壮烈的事情,前几天,我们几个影评人好友,不知道怎么聊到了大家看哪些电影会哭,大家都提到了《一代宗师》里宫二和叶问诀别一场戏,每句台词都如数家珍。

其实宫二的一生,就是殉道的一生。叶问说她不输任何人,要输只输给自己。电影里拍了那么多,殉道的故事,其实,也有不少,就是为了电影而殉道的人。

就在前几天,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看见台湾》的导演齐柏林,在拍摄《看见台湾2》的时候,直升机坠机罹难。近年台湾的电影市场,虽然尚未完全复苏过来,但是台湾纪录片也是独树一帜,题材多样,且从不同角度去探析世界。

《看见台湾》也是其中的佳作,用航拍的方式,展现台湾的土地。大家都知道土地其实代表了很多含义,不仅仅是自然环保,或者是人文气息,看见一个土地,所看的并不是土地本身,而是有什么植根于土地。就像《乱世佳人》里所讲的,土地是唯一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看见台湾》

也是因为这样,齐柏林的忽然去世,被套上了一些阴谋论的部分。但如果单纯一点看,他死在了拍电影的途中,成为了一个电影的殉道者。大家都在感慨,一个青年电影人的路,本应该走的更长,但意外的落下了这样一个句点。

其实,在电影史中,也有不少,生于电影,死于电影的电影人。像是一代大导李翰祥,在进行《火烧阿房宫》的工作会议后,心脏病突发去世。

记得李行导演到访资料馆的时候,曾经论及李翰祥去世的事情。他说:以前有个导演叫李翰祥,不知道你们还知不知道?刘晓庆找他拍《火烧阿房宫》,结果他拿着钱去琉璃厂买古董,都用完了,这边又催着拍片子,他一急,就心脏病发死掉了。

当然,李行导演和李翰祥导演是至交好友,拍《喜怒哀乐》给国联还账的时候,还有李行导演一份,他对李翰祥之死的一番评述,多少有点戏谑的成分。感觉多少有点生气,怎么老友走的那么早,那么突然,但更多的,还有一种不舍。

李翰祥

同样,在片场忽然离世的大导演,还有西奥·安哲罗普洛斯,2012年的时候,在他的新片《另一片海》拍摄中,遭遇车祸去世。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也是深受中国影迷爱戴的欧洲大师,他与基耶斯洛夫斯基、阿莫多瓦一同被称为“构成了欧洲电影的最后一道大师阵线”,只不过,基耶斯洛夫斯基早已离世,阿莫多瓦现在也有一点疲惫。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年少时,为了学习电影,从希腊搬去了法国,他的电影老师包括乔治·萨杜尔这等电影史中伟岸的人物。而当时的他,更像是一个激进分子,引起了很多老师的不满,最后还被逐出学校。但是在他的同学里,只有他一个人把电影之路走下来了。

很孤独吗?不,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

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的《永恒和一日》

如果,追溯远一点到战争混乱的时代,可能电影人的命途,更为坎坷。

像是中国电影史中极其重要的侯曜导演,远赴新加坡拍片的时候,因为拍摄抗日题材影片,被日军所杀害。据说处死的方式非常残忍,是将他全身涂满油漆,封闭毛孔而死。

侯曜导演最为重要的作品就是1927年拍摄的《西厢记》,还有一部《太平洋上的风云》,在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影展上曾经做过放映,是一部很难得一见的影片。片中侯曜客串演出了二杆先生一角,是一个军师式的角色,虽然说是客串,戏份堪比男二号。

《西厢记》

在好莱坞,玉面情魔泰隆·鲍华也是在《新所罗门王》片场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4岁。

在此之前,他拍了一部非常重要的电影,《控方证人》。泰隆鲍华是黄金时代著名的小生,最为著名的作品,当然是《控方证人》和《玉面情魔》,他也演过一版《佐罗的面具》,以及西部片《碧血黄沙》,他的《荡寇志》也是江青女士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控方证人》

泰隆·鲍华的父亲也是在1931年拍摄电影的途中,死于心脏病。这样一种,父子宿命轮回,其实让人想起了另外一组命运相同的父子,就是李小龙和李国豪父子。

李国豪的故事,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了,在拍摄《乌鸦》的时候,因为意外用了有实弹的手枪,李国豪中枪身亡。

因为父子两人相继英年早逝,加上最后拍摄的影片都带有奇怪的凶兆气质,所以李小龙父子的死,常常被看作一个神秘事件。几十年来,有无数的剖析和探秘,试图找到他们命运中的问题所在。大家可能最不愿意承认的就是,这不过就是一场巧合。

因为毕竟是那样一个大明星,大明星的落幕,往往就是需要明显的落幕,而这种神秘,就算最终原因简单,也有人想要找出不简单的一面来解释。

《乌鸦》

比起这些大明星、大导演在片场的离世,其实,真正更多在片场出现意外的,往往是很多没有名字的工作人员。像是齐柏林坠机罹难的新闻里,大多数提到了他的名字,有些提到了机长的名字,但第三个人,他的助理,基本没有出现名字。

在漫长的电影史中,尤其是早期拍摄安全问题比较大的时候,有多少特技人员,多少片场工作人员,因为意外死在片场,可能都没有人去计算过,去追究过。

他们不是没有名字,只是像《一代宗师》所说的,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这也不是时势使然,而是分工。他们所分配到的工作,就是漫长名单里默默的一员,就是为了危险而存在的,所以也承担了,这份危险。他们可能只是把电影当作自己的一份工作,远非梦想,或者伟大的艺术。但并不代表,这种牺牲就是轻描淡写的,就不是一种殉道。

像大明星徐枫所说,人不会永远存在,而电影会。一部电影,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它是一个分工协作而诞生的东西,无论每个人的功有多少,毕竟是其中一部分。因为这一部电影会永远存在,那么写在档案里的,挂在卡司表、职员表里的人名,也就一同会永远存在。

儿童咳嗽
金银花露的功效与作用
冠心病的运动治疗
二岁半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