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残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56:48 编辑:笔名

23日,周五。中午,汽车在潭中城内的街道转了一圈,安龙想不对啊,怎么和来之前看的潭中市地图不怎么符合啊,汽车站应该在一条路南边才对。安龙总是自诩对地理极其了解,即使他第一次到的地方,比如潭中,也会大致知道城市大体布局,因为安龙来前对着地图看了很多次了。  安龙刚下车,就看见那有个厕所,收费就收费吧,一块就一块吧,解决一下,免得见了陈蓉出丑。等安龙从那个厕所出来的时候,安龙只能感慨这个厕所太简陋了。  安龙来自北方,一个轻度的残疾人,残疾的症状就是说话不清楚和行动慢。安龙在这个南方省份的省会上完大学,然后靠了关系在激烈的竞争中找到了一份安稳又适合自己的工作。  但是安龙最近内心总是起伏不定,可再起伏不定也达不到心情上的高潮了。春节前,安龙的女朋友霜儿和他实际上分手了。说是实际上,那是因为早在去年十一月光棍节,安龙就提出分手了。安龙不想分,但霜儿反复暗示,说和安龙不可能走到一起。光棍节那天,安龙下了决心,就分了,安龙觉得在这一天分手挺有意义的,不分怎么过光棍节啊。想不到这一分,是真的分了。  霜儿生活在这个南方省份南边一个叫清泉的小县,离省会很遥远的,就是因为距离,才让霜儿觉得她和安龙不可能在一起。霜儿是个很聪慧很温柔的女孩,但是经历却比较坎坷了。霜儿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霜儿上初中的时候,出了车祸,导致霜儿一条腿残疾。但是霜儿坚强地考上了大学。  霜儿现在在清泉县一个乡镇私立学校教书。因为身体原因,霜儿不想离开家乡,她说省会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她的亲人就更不想让她远离了。霜儿说自己其实也爱慕虚荣,想嫁给一个健全的男士,她的身体状况也确实需要一个健全人来照顾。霜儿说如果遇到一个很有能力的男生,她是可以考虑离开家的,但安龙显然不是那种男生,安龙也想过去清泉找一份工作来陪伴霜儿,但那份工作几乎没有,再说霜儿的家里也很难接受安龙的。  安龙和霜儿在网上相识,然后见面,然后相恋,几次甜蜜而短暂的约会是安龙最美好的回忆。因为爱好相同,经历相似,两颗心贴得很近很近。虽然光棍节分了手,但安龙还是每天晚上都给霜儿打电话。1月20日晚上,霜儿突然不接安龙的电话了。安龙想也许她现在忙吧,等一下再打,霜儿竟然关机了。安龙有些急切,隔十分钟就打一次,却总是关机,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安龙再打,开机了,却在通话中。直到快子夜,都是正在通话中,安龙想,不打了,睡吧。但安龙终究忍不住,到零点二十分的时候,安龙又打,霜儿接了。霜儿说,刚才是我哥的电话。霜儿说,安龙,这次放寒假,我家给我安排相亲。安龙说好啊。其实安龙心里很痛。霜儿说,我放心不下你,你能理解我吗?    陈蓉也是安龙在网上认识的,第一次是陈蓉给安龙发了个倡议书,号召做省残运会志愿者。安龙觉得陈蓉挺有爱心的,于是就结识了。陈蓉也是残疾人,据她说是一个手掌小,安龙想那还算什么残疾人啊。陈蓉就在潭中市,距离省会也就四十分钟车程,陈蓉说她一直很想来省会工作,才有发展前途。陈蓉还说自己就是想嫁给残疾人,这样才能不一开始就有差距。于是安龙心动了。  别人都觉得安龙是很容易见异思迁那种人,但安龙觉得自己不是。安龙急于走出失恋,急于找个新的女友。安龙是那么痛苦,于是就那么急切。安龙自己都承认最近心思很不正常,总是急着恋爱啊,结婚啊。反正工作稳定了,年岁也不小了,都快奔三十了。  安龙看过陈蓉空间的照片,不漂亮而且胖胖的,陈蓉说自己有一百四十斤。安龙不喜欢胖女生,可是从陈蓉发的信息来看,陈蓉确实是个比较好的女孩,陈蓉说不会在意安龙的身体状况,她需要一颗真诚的心灵。安龙更加心动了。  安龙是有什么事都爱和最亲密的人说的。于是安龙在见面之前就把陈蓉的事情和自己母亲、最好的朋友说了。安龙母亲说一百四十斤能有多胖,你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发展的对象,却还挑肥拣瘦。安龙母亲第二天又给安龙打电话,说这个女孩要好好相处。安龙的好朋友凌宇看了陈蓉的照片说,这女生胖胖的,还看着这么别扭啊,可能是拍照的角度不大好吧。  安龙对霜儿也说了。春节以后,霜儿就不再接安龙的电话,一看是安龙的来电就挂掉,短信也一般不回。但是安龙是个很任性的人,有时候霜儿不接他电话,他就一次又一次地打,直到霜儿把手机调成无法接通的状态。其实接了电话说什么都不重要,安龙就是想让霜儿接电话。两个月过去了,安龙已经很少打扰霜儿了,半个月给霜儿打次电话,霜儿也接了。但霜儿对相亲的事一直不想说,安龙问她,她就说没什么发展。  安龙把陈蓉的事情告诉霜儿,霜儿说胖可以减肥啊,性格好就好,这个女生你一定要好好发展。    陈蓉说自己在潭中一个医药公司做仓管,她说就想来省会工作,为此还投了简历给省会几家医药公司,然后有两家公司要她去面试。安龙说现在工作不好找,你要先做好两三个月才能找到工作的准备。陈蓉说想先在省会找个房子租了,再找工作。安龙和陈蓉商定18号周日,在潭中第一次见面。  然后安龙总是在工作中流泪,最亲密的同事问他为什么,安龙说,我喜欢的是霜儿,我们却不能在一起,我真的不很喜欢陈蓉。同事说不喜欢你干嘛去追啊,不喜欢就不要呗。安龙说,我们残疾人恋爱上几乎就没什么选择权,我真的怀疑这辈子都要单身了,所以我必须珍惜每一次机会。同事说你何必这么急呢,你想开些吧。  17日下午,陈蓉给安龙发信息说她下周一19号会和父亲一起来省会办事,周一下午她会抽个时间去看安龙,让安龙明天就不用来潭中了。安龙说都准备好了,不让我去。陈蓉说我很担心在省会租房子的事情,要不你明天就帮我找房子吧。安龙说好。    18号,周日。安龙按照查到的电话,到那个小区找出租房。安龙找的是中介,中介还要了五十块钱看房费。那天还下着小雨,安龙是冒着雨找房子的,安龙找得很烦,悲伤又袭上心头,安龙给霜儿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很难过,给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孩掏钱找房子。这样尴尬的信息,霜儿自然是不会回的。  安龙找了两个房间,第二处还不错,安龙想先付定金,房主却硬是不让,说要等陈蓉来了,看看陈蓉好不好相处再说。  傍晚,陈蓉发来信息问房子找好没有,安龙说了。陈蓉又发信息说让安龙给她垫付三个月房租,就算是借安龙的,等在省会找到工作就还。安龙一看到这信息就很生气,面都没见就先提借钱,不是骗子也很过分啊。陈蓉说自己工作一年,钱都交给家里了,这次来省会对家里说是借住在同学那里,否则家里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需要借房租。安龙又想起母亲和霜儿的话,好好发展,唉,感情都是钱买来的啊。安龙回信息说,钱可以借,来了再说。    19日上午,安龙发信息问陈蓉来省会了吗,陈蓉没回。两小时后,陈蓉说父亲要她继续在潭中市工作,她就把安龙的事情跟父亲说了,她父亲很不愿意,说安龙是北方人,迟早要回家乡的,只要女儿愿意,他可以不在乎安龙的身体状况,可是安龙要有房才能发展。  一看陈蓉的短信,安龙头都大了。现在连工作几年的正常人买房都很难承受,何况他刚工作不到两年。(安龙上学晚,自然毕业也晚)。安龙觉得他和陈蓉的事情也不大可能了。安龙问陈蓉,今天还能见面吗?陈蓉回说不知道。安龙说你还能留在省会找工作吗。陈蓉回信息说尽量吧。  下午四点,陈蓉发来信息说,已经和父亲回到潭中家里了,因为父亲喝醉了,只能和父亲一起回家。    安龙情绪开始变差,买房子?能买到房子,我就娶霜儿了,为一个自己不很喜欢的女孩买房,哎。可又能如何呢?母亲和霜儿的话里都是认为自己很难找到女朋友的,好好把握,好好把握。  安龙心情不好就想和霜儿联系。晚上快十点安龙给霜儿发了封信息,说想再见她一面,再抱她一次。霜儿没回,安龙打电话,霜儿的电话正在通话中。安龙的倔脾气又起来了,每隔大概十分钟就打次电话,直到十一点,霜儿的电话还在通话中。安龙想不打了,睡吧。十分钟后,霜儿的信息来了,她说,你不觉得你的要求很过分吗,不过将来如果有机会,我会考虑见你最后一次的。安龙再给霜儿打电话,霜儿的手机已经处在无法接通状态。  第二天,安龙给霜儿打电话,霜儿说,你不喜欢就不要追嘛。安龙问昨天那个长达一个小时的电话谁打的,霜儿说是同事。  20日,周二,陈蓉上网和安龙聊了聊。陈蓉说,这么一点挫折你就受不起了,买房子是结婚必需的物质条件啊。安龙说,我两年后再买房子可以吗?陈蓉说,我们也需要慢慢发展啊,我肯定会见到你的。安龙说,我们这周日公司要搞集体活动,我也很急于先见你一面,我周五请假去见你一面吧,反正你这几天也休息。陈蓉说很好啊。陈蓉说自己手机没话费了,自己也快没钱了,昨天捐了一百给地震灾区。安龙下班后就给陈蓉充了五十元话费。    23日,周五。安龙请了假,八点起来吃早餐的时候,陈蓉信息来了,问安龙起床没,又问安龙的住处到省会汽车中心站要多久。安龙说在吃早餐,从住处到汽车中心站要五十分钟,估计十点多真的到不了了,要十一点吧。八点五十,安龙从住处出来,又去了趟公司食堂。安龙对师傅说今天中午和晚上我都不在食堂吃饭了。食堂师傅每顿饭都提前把安龙的饭打好,放那里等安龙来吃。所以安龙觉得有必要说一下。  安龙到省会汽车中心站已经是十点半了,坐上去潭中市的长途汽车,然后给陈蓉发信息说大概十二点左右到潭中了。陈蓉回信息说,那干脆我先帮朋友送东西吧,十二点我在解放公园门口等你吧,你下了车就直接打的到解放公园。    打的,打的,安龙从潭中汽车站边的厕所出来,一直想着打的这件事,打的,安龙是舍不得的。安龙记得解放公园和汽车站不远啊,找个公交车坐两三站就到了。安龙发现出来这条街就是人民北路,解放公园就在人民北路上,再往北走两个路口就到了。  安龙在十二点十五分到达解放公园门口,根本就没那个女孩。安龙给陈蓉打电话,没接,又打,还没接。安龙突然感到,不会是骗子吧。转念一想,不会啊,记得陈蓉第一次和他网上相识,是给自己发来做省残运会志愿者的倡议书,如果她是骗子,那骗什么了,难道就是那几十块钱话费吗?几分钟后,陈蓉主动打来电话,说等下过来。安龙问还要多久,陈蓉说不好说,会堵车的,半个小时吧。安龙说,我刚看到个兰州拉面馆,我先吃面去了,你不着急。陈蓉说好。  安龙是北方人,天天在公司食堂吃米饭,所以一出来就找面条吃。安龙在拉面馆吃了碗牛肉凉面。时间还早,安龙就在街边闲逛,看到一个厕所,想进去,却是收费的。安龙发信息问陈蓉到哪里了,陈蓉说刚到要送东西的目的地,让安龙先逛逛。安龙回到解放公园门口,才发现原来对面就是个北方面馆,刚才怎么没注意啊。    等安龙从公园的厕所里出来的时候,安龙觉得身上很轻松,可以好好地见面了。连续几个雨天过后,今天的阳光特别明媚,安龙想,说不定今天的约会也会很美好的啊。  安龙坐在公园进门不远路边的靠椅上,看起潭中市的地图来。看了一会儿,安龙想先给陈蓉买瓶饮料吧,安龙知道自己早就该买好准备着,可陈蓉昨晚就说她买饮料。安龙现在想还是趁她没来先给她买好吧,以便第一时间递到她手里。其实安龙还有一层考虑,安龙手不很方便,等见陈蓉时候会有点儿紧张的,到时候比如掏钱包之类的小动作会和常人不很一样的。安龙想还是先买的好。  到两点的时候,陈蓉还没出现,安龙发信息问她,她回说已经在路上了,陈蓉问他等出现时候,能立刻认出她吗?安龙说,当然可以。安龙想,胖胖的,我肯定认识了。  已经快两点半了,陈蓉还没有出现。安龙想看来又要等到三点了,难道许多事都是那么巧合吗?    一年前,在潭中东边十几里地的明江市,那个安龙永远都会记得的时间——下午三点零五分,安龙第一次见到了霜儿,那个美丽的时刻。  省会、明江和潭中这三座城市相距都不超过三十公里,成鼎足之势分布,已经开始了三市同城的一体化进程,是著名的城市群。霜儿在这个省份最南部那个市。去年六月,霜儿回明江师范学院办毕业证。和霜儿在网上已经谈了两个月的安龙就在那天中午从省会坐火车到明江去和她见面。安龙不到两点就到了明江,也是等了一个小时,霜儿才把事情办完赶来见他。在明江的一个城市广场,安龙第一次牵住了一个女孩子的手。    回想去年,安龙是多么幸福啊。然而今天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为了另一个女孩子。安龙想,早知道这样,自己还不如就下午请半天假,从自己公司到省会汽车总站有不到一小时的车程,从省会发车到潭中也不到一个小时,三点钟肯定能赶到潭中的解放公园这里。少请半天假,就意味着少扣半天工资啊,安龙对钱总是这么计较,安龙总是主动跟别人说起自己是只“铁公鸡”。再说,在解放公园这里白白坐了两个多小时,啥也没做,不是浪费时间吗?安龙抬起头,阳光穿越树叶的空隙洒下来,景色静好,天天在封闭的办公室里对着显示器,出来看看这样的风光,也不算浪费时间。   共 10389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性尿分叉的因素
昆明癫痫哪家研究院好
云南治疗癫痫较好的医院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