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廣東兩會農民工代表連續兩年對掐大老板

发布时间:2019-11-09 00:19:18 编辑:笔名

广东两会农民工代表连续两年“对掐”大老板

农民工代表郑小琼

企业家代表陈成稳

郑小琼:要让更多工作时间长的农民工入户 陈成稳:资源有限要给值得的亾

文/李少威、任珊珊、练情情、林霞虹、王鹤、徐静、曾向荣、陆建銮、刘旦

两名人大代表,一个是企业主,一个是农民工代表,在2011年和2010年的两次省人大代表会议上,在同一个地点和场合,展开唇枪舌剑的交锋

2010年省两会

农民工代表郑小琼:珠三角企业用工太短视,工人走了都不愿意回来;

代表企业主陈成稳:并不是所有企业主都那么无良

2011年省两会

农民工代表郑小琼:应该把户口、财政、教育等公共资源向农民工倾斜,让他们能在自己劳动多年的地方安居落户;

代表企业主陈成稳:资源是有限的,首先要满足本地人的需要,引进外来人才,也应该找到最有价值的那些人

陈成稳谈争论: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

郑小琼回应:陈总人蛮好的,其实我很尊重他

郑小琼专访:“我就是农民工”

昨日下午的分组讨论结束后,郑小琼接受了本报专访

:您和陈成稳代表一个是工人,一个是企业主,两次争论,就像是一对冤家

郑小琼:其实我很尊重陈成稳先生,2003年我就知道他的企业,其实我觉得他人蛮好的他是一个很专注的企业家别的企业做大了都会转行或者涉足房地产,而他一直坚持兢兢业业做实业他的企业我也了解过,确实是不错,对待工人比较人性化,听虎门的几个农民工朋友说,待遇也还比较好我认为人大会议正需要各种代表不同立场的人发言,然后找到一条合适的解决之道,找到一个平衡点

:那您怎么理解陈代表的观点

郑小琼:很多时候因为视角不同,感受也就不同,他站在企业的立场去看待问题也是对的我一直说的,我们企业的税负太重了,有些本来该是政府承担的,政府没有承担,比如看病、住房、教育等这些公共的东西,我们政府承担得太少,所以每一个国人都很累

我们的劳动实在太艰难了我见过无数个案例,夫妻都在这边打工十六七年,却不能安家,住不起房,小孩也不能在这里读书如果是个体孤例,我可以理解,但是在我们国家,这成了一种普遍现象,这是中国的悲剧

:您现在还常常接触农民工群体

郑小琼:我每个周五都回东莞,周末就在工业区和农民工一起度过不是说人大代表去做调研,而是去和他们平等交流

:不知道这样讲对不对,您现在已经不属于农民工的行列,但您所有的建议都还是围绕农民工

郑小琼:我就是属于农民工这个群体的以前在工厂,接触到的是个体的辛酸,现在跳出了工厂,看到了更宏观的全面的问题,反而觉得更应该为他们说话

再次交手:

有限的资源要不要给农民工

23日下午,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东莞厅内,正是讨论发言时间本来自说自话的代表们,难得地出现了一场争论作为农民工出身的省人大代表郑小琼秉持一直为农民工代言的风格她说,东莞有很多农民工在当地工作了10年、20年,但仍然没有入户的希望目前的积分入户办法对于大部分农民工而言,是不可能达到的标准,希望政府对农民工能有更多政策和财政倾斜

正在此时,东莞虎彩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陈成稳打断了郑小琼的话,他认为,一方面,政府培育人才肯定优先当地人,教育也要先解决当地人的需要;另一方面,因为资源是有限的,所以政府引进外地人才的时候,也要选择特别优秀、适合东莞的人才,而不是所有人才都要

郑小琼马上反驳:农民工在一个岗位上做六七年,就是熟练工,是有技术含量的陈成稳继续发言道,不能因为工作的时间长就可以入户,企业和政府的资源是有限的郑小琼还击表示,工人如果走光了,工厂也运转不了她直指陈成稳的观点是“二十年前的荒唐思想”,应该改改了

上次交手:

珠三角用工环境是不是很差

陈成稳和郑小琼之间在省人大会议上的交锋,已经不是第一次2010年2月1日,同样的一幕已经在东莞厅上演过当天下午,郑小琼谈到珠三角的招工难问题时说,珠三角的用工环境在农民工中的口碑奇差,很多农民工走了就不想再回来

而陈成稳则以自己企业对待工人的人性化经验,证明并不是所有企业主都很无良郑小琼脸色严肃地回应说:所以我很佩服你最后,东莞市委书记打圆场,才平息了这场争论

郑小琼特写:

低头开会抬头发言

今年31岁的省人大代表郑小琼是四川南充人,2001年到东莞打工,先后在模具厂、玩具厂、磁带厂、家具厂工作,倏忽7年期间陆续出版多本诗集,但一直默默无闻直到2007年5月21日,她站到了人民文学奖的领奖台上,才吸引了媒体的眼光经报道之后获得关注,成为了人大代表,现在在广州一家杂志社工作后来郑小琼又拿到了广东省鲁迅文学奖

虽然已经不是名副其实的“农民工”,但郑小琼的打扮还是与农民工一样朴实:长发用一根皮筋简单地收拢在背后,刘海剪得十分整齐上前约采访,喊一声“郑代表”,她便全身一震,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双颊绯红,腼腆异常;起初以为自己突然出现吓着了她,但下一次正面走上前去,反应一模一样

开会讨论时,大多数时间她都低着头,只有轮到她发言的时候才较长时间保持抬头的姿态她提出,应该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增加农民工的名额

(本文来源:大洋-广州 )

生物谷药业
静脉炎是怎么引起的
远大医药立可安治疗腹泻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