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监管部门冷处理鱼跃穿越举报门

发布时间:2019-09-20 22:16:16 编辑:笔名

监管部门“冷处理” 鱼跃穿越“举报门”

生意社04月21日讯

“有些人硬是要把陈年旧账翻出来,但是我们对自己很有信心。”4月17日,鱼跃医疗()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前夜,董事长吴光明对说。 对于吴光明来说,等待公司股票上市的这段日子并不好过。上市在即却遭遇“举报门”,公司诚信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上市之路一度也变得不太明朗。 4月18日,鱼跃医疗以16.88元开盘,较其发行价9.48元上涨78.06%。吴光明对这个价格非常满意。而所接触的几位基金经理此前曾表示,如果开盘价在16元附近,会考虑买入。 证监会“不愿意闹大” 鱼跃医疗是国内最大的康复护理和医用供氧系列医疗器械专业生产企业。此前吴光明遭受的“举报门”,源于曾和公司多次对簿公堂的“老对头”北京北辰亚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亚奥)2月底的举报以及4月初某媒体登载的一篇质疑文章。该文章称,公司招股书中2004年制氧机出口销量与此前提供给财政部证明中的出口数据相差756倍、招股书中2005年和2006年的外销收入数据与保荐人平安证券发行保荐书中的数据有明显出入、2007年缴税暴增10倍涉嫌偷逃税…… 鱼跃医疗接连发布澄清公告。吴光明说,这不仅是因为公司对于所谓“造假”非常反感,同时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压力。据了解,证监会收到了北京亚奥举报信之后,立即要求鱼跃医疗作出解释和说明。 “我们接到通知后马上就给证监会送去了相关证明文件。”吴光明说,“当时和北京亚奥打官司请的律师都在北京,相关材料非常齐全。证监会对我们的证明材料非常认可,所以我们能够顺利过会。” “他们(指证监会)对鱼跃医疗的情况比较认可,不愿意再闹大,对有关举报也采取了冷处理。”接近证监会以及深交所的人士透露,对于此事,监管层也希望低调处理。 “操作上没有问题” 在所有针对鱼跃医疗的质疑中,最致命的问题有二:2004年制氧机出口销量与给财政部证明中的出口数据相差756倍、2005年和2006年母公司利润与合并利润出现较大差额。 2005年,鱼跃医疗为竞标财政部制氧机招标项目,向财政部提供了一份《产品销售量和销售额出口证明》。依据证明,公司2004年出口制氧机2.8万台,出口收入673.4万美元。而公司招股说明书中却披露,2004年制氧机出口数量为37台。鱼跃医疗在随后发布的澄清公告中称,相关数据不一致,主要是由于计量单位、产品分类和型号等统计口径不同造成的。“当时我们把主要个型、涉氧产品都算上了。”吴光明承认,这种算法确有“为显示公司实力故意为之”的嫌疑。但他说,当时是竞标不是上市。“后者要严格得多,而且有些不做的产品自然就不再计算进来了。” “从操作上讲,这没有问题。”负责保荐的平安证券副总裁薛荣年解释,出于表现公司最好一面的意图,制作图表允许选取不同的参数。 而对于2005年和2006年的较大利润差额,公司的解释是,由于公司原控股子公司江苏英科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英科)2005年出售相关经营性资产,当年实现净利润6121.95万元,但并未在当年进行利润分配,因此导致2005年的合并报表净利润大于母公司净利润。 2006年,江苏英科向公司分配股利3988.16万元,又导致2006年母公司的净利润大于合并净利润。有投资者质疑,子公司分配利润将导致其收益相应减少,最终合并利润不应有变。对此,保荐人杜振宇解释:“根据新会计准则,投资企业对子公司的长期股权投资应当采用本准则规定的成本法进行核算,编制合并财务报表时应按权益法进行调整。” 此外,有投资者怀疑公司巨额亏损。而吴光明用以证明公司盈利能力的依据是:根据刚披露的一季度业绩预测,公司业绩同比增长超过70%。 北京亚奥:会继续等下去 事实上,鱼跃医疗之所以会受到市场的特别关注,与北京亚奥百折不挠的举报有关。鱼跃医疗上会前夕,北京亚奥副总李永平和公司总经理一起亲自把举报材料送到证监会的案头,此后还连续提交了几次举报材料。材料认为,鱼跃医疗近三年涉嫌虚假陈述、故意隐瞒不诚信经营状况、涉嫌伪造虚假证明参加投标,扰乱政府采购秩序等等。 吴光明说,双方“结梁子”是因为在前述2005年财政部制氧机招标项目中,鱼跃医疗中标而北京亚奥落选。随后双方拉开了数轮漫长的行政官司和司法官司。2007年5月17日,北京市高院终审判决驳回北京亚奥上诉。 但北京亚奥并不服气。当年10月,他们再次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被告方包括鱼跃医疗、财政部、卫生部等等。但遗憾的是,“半年过去了,我们没有收到法院的任何回复,没有受理也没驳回。”李永平颇为愤懑,并表示会继续等下去。 李永平认为,鱼跃当初出具的销售数据证明都是假的。他们曾申请法院对数据真实性进行审查,但并未获准,法院采信了鱼跃出示的证明。而对于鱼跃股份的澄清公告,李永平认为,这反而说明当初鱼跃竞标时提供的数据不规范,没有严格按照要求做。“政府部门对此视而不见,有包庇嫌疑,所以我们坚持要打官司讨回公道。” “当时那个项目的利润不过20多万元,根本不值得作假。”对于李永平的指责,吴光明回应,“而北京亚奥不仅报价高,还涉嫌串标。”

实体店怎样做微商城
公众号商城
微信微商城